关键词不能为空
        您的位置:蜜瓜电影网 > 资讯热点 > 万达电影:拟将2019年度审计机构变更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

        万达电影:拟将2019年度审计机构变更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

        作者:蜜瓜电影网
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
        日期:2019-12-03 19:37:09

        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(包含但不限于文字、视频、音频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蜜瓜电影网,风险自担。

        巨头环伺万达电影突围难:院线显疲态 自制影视

         

          受益于《少年的你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中国机长》等几部影片的大卖,文化传媒行业开始回温。12月6日,该板块股票整体上涨。其中万达电影股票上涨4.6%,报收15.7元。

         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万达电影得以彻底翻身。和王思聪的熊猫直播一样,王健林的万达电影近年来业绩始终不如意,净利润已经连续四季度负增长,而新增业务目前仍未发挥效应。

          在收购万达影视之前,公司一直以电影发行以及放映等院线业务为主。为了提高城市覆盖率,万达电影不断扩建影院,甚至将触角伸向海外,业绩也随之大涨。

          不过随着市场大环境的改变,该业务的发展开始走上下坡路。而在2019年布局的影视制作产业也面临着内忧外患。该业务能否助力万达电影顺利翻身,目前仍难以定夺。

          01、院线业务显疲态

          随着电影产业发展的放缓,万达电影的院线业务也不似从前那般光彩。尽管公司在票房、观影人次、市场份额等核心指标上仍居于全国第一,但难掩业绩颓势。据中国网报道,中国电影产业在2015年同比增长48.7%,但在2016年同比仅增长3.7%。

          市场环境的变化引导了万达电影的发展走势,蜜瓜电影网,2015年,万达电影取得超过140亿元营收,同比增长率达到50%。这成为万达电影巅峰期,这之后该公司便走上下坡路。数据显示,从2016年起,公司票房收入增长急剧下滑,利润也随之受到牵连。

          到了2018年Q4,万达电影收入开始陷入负增长,甚至愈演愈烈。

        巨头环伺万达电影突围难:院线显疲态 自制影视

        巨头环伺万达电影突围难:院线显疲态 自制影视

        (图 / 中原证券报告)

          这当然与行业寒冬不无关系。在2019年前三季度,电影市场整体票房进一步走衰。不但没有实现增长,还呈现出下滑趋势。据中原证券提供的数据,2019年Q1-Q3国内电影票房为 478.39 亿元,同比减少 2.27%,观影人次 12.80 亿人次,同比减少7.29%。

          在此期间,万达电影实现营业收入为115.94 亿元,同比减少 7.45%;净利润 8.29 亿元,同比减 少 57.25%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 11.79 亿元,同比减少 34.59%。对于自身业绩下滑,万达电影在2019年Q3财报中解释称,是受到了国内电影市场优质影片供给不足等因素的影响。

          万达电影也曾试图改善收入低迷的情况。在今年4月份《复仇者联盟4》上映之际,万达电影因大幅提高服务费陷入“天价票”的舆论漩涡。据娱乐资本论报道,其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,影院服务费最高达到193元,而真实票价仅为25元,两者的比率高达772%。

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服务费虽然会被计入总票房,但分配方仅限于影院与第三方售票平台(淘票票、猫眼等平台)。公司开出的服务费越高,收入就越大。不过影院最终还是没能如愿。“天价票”开卖不久就引起电影局关注。

          根据官方发出的正式通知,电影局要求院线对旗下影院进行整改,普通影厅(含IMAX等)只能收10%的服务费,VIP厅的服务费不能高于30%。通知发出后,很多影院开始进行调整,降低该费用。

          涨价未遂,万达电影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也显现出疲态。

          为了获得更高的城市覆盖率,同业公司正在加紧建设影院。截至2019年上半年,全国新增影院703家,银幕4461块。其中,万达电影国内新增影城为25家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该公司曾表示未来几年将保持每年80到100家影院的拓展速度,以保持市场占有率。

          然而,在2019年已过半之际,万达电影新建的影院数量远不及订立目标的二分之一,能否完成最终目标存疑。

          不仅旧有业务发展不利,被寄予厚望的新业务也没能为公司增光添彩。

          02、影视业务缺乏爆款

          2016年,万达电影对外宣布以370亿元收购“兄弟企业”万达影视,希望借此开启影视剧制作业务,向电影产业链上游发展。万达电影布局该领域的最终目的是完善公司产业链,让院线业务与影视剧业务产生协同效应,推动公司向前发展。

          2019年上半年,这笔交易案终于落定。但从数据上看,这次业务整合似乎并不顺利。重组完成后,该业务收入不增反减。根据万达电影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以及2019年Q3财报,其影视制作收入较去年同期均呈现下滑态势。尤其是在2019年上半年,该业务收入仅2.37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70.14%。

          究其原因,万达电影在电影制作方面不仅数量有限,质量也不尽人意。

          无论是2019年3月份上映的《人间喜剧》,还是8月份推出的动漫IP《未来机器城》《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》,票房均未达到预期,甚至是惨淡收场。

          这与极具战略思维的光线传媒形成鲜明对比。同样是动画电影,光线传媒在2019年7月份上线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一战成名,累计票房达50亿,一举成为暑假档爆款。

         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信息,该片归属于片方的分账票房高达18亿元,也帮助光线传媒业绩从之前的低迷状态顺利翻身。该公司2019年Q3营收达12.9亿元,同比增长128.65%;净利润10亿元,同比增长463.33%。

          这得益于光线传媒在动漫产业中的长期布局。早在2015年光线传媒就成立彩条屋动漫集团。在此期间,该公司已经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,包括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的创作团队十月文化、《大鱼海棠》的创作方彼岸天等。

          不仅如此,该公司还十分注重人才培养。2011年,光线传媒启动新导演计划,徐峥、赵薇、邓超等20位新导演被列入重点培养对象。这些新人导演也不负所望,徐峥的《泰囧》《港囧》,邓超的《超时空同居》等爆款电影均为光线传媒的代表作,为其创下不俗的票房与口碑。

          相比之下,万达电影主控的爆款项目则非常少。除了《唐人街探案2》和《寻龙诀》,被其列为代表作品的《战狼2》《我不是药神》等优质影片均为参投作品。

          以今年9月30日上映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为例。该片共取得近30亿元的票房,剔除院线分账和税务等费用,片方分账票房为11亿。而万达电影作为联合出品方的一员,还要与多达48家资方进行分配,扣除投资成本后的净利润并不高。而《西红柿首富》《飞驰人生》等其他代表作品,也同样存在参投收入低的问题。

        2页 [1] [2] 下一页 

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万达电影:拟将2019年度审计机构变更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相关文章

        
  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  万达电影相关阅读

        关键词不能为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