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词不能为空
        您的位置:蜜瓜电影网 > 资讯热点 > 造车新势力:备战后交付时代

        造车新势力:备战后交付时代

        作者:蜜瓜电影网
  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
        日期:2019-12-03 00:20:15

          迈过2018新车交付“元年”的造车新势力,面对今年进入的后交付时代,本届广州车展各企业开始左右分化。据了解,今年广州车展参展的造车新势力企业仅有10家,而消费基数较大的10万-30万元级新能源车型以及提升消费者黏合度的增值服务,成为参展造车新势力们的发力重点。

          拜腾汽车

          M-Byte明年量产上市

          作为拜腾首款电动SUV,M-Byte在本届广州车展上正式与中国消费者见面。

          此次,M-Byte的亮相标志着拜腾正式进入量产冲刺阶段。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表示,M-Byte将于明年上市,并首先交付中国消费者。

          外观上,M-Byte保留90%概念车设计,悬浮式D柱首次在电动车上实现,并将作为拜腾家族式设计应用于后续产品中。此外,拜腾M-Byte还搭载常见于豪华品牌车型的矩阵式LED大灯,而在此基础上打造的Smart Surfaces智能表情更是赋予M-Byte全新内涵。悬浮的环绕式中控台,取消传统前排中部档位,保证车内地板足够平坦。

          同时,空调系统移至引擎舱下,释放前排中部空间。拜腾首次将旋转座椅应用于量产车,前排Orbiters旋转座椅可向内旋转10度,蜜瓜电影网,打造更舒适的交流空间。未来,M-Byte将提供多个电池和电机组合。其中,95千瓦时后驱版本车型,NEDC工况下续航里程可达550公里。

          目前,拜腾智能制造基地已进入试生产,积极备战M-Byte量产冲刺。该智能制造基地为一座符合工业4.0标准的高端智能工厂,拥有造车新势力中最先进的车辆研发与测试中心,不仅支持传统研发试验,还专注于智能电动汽车核心技术试验,可以满足全球主要市场的相关法规要求。近期,首辆工装件拜腾M-Byte已调试完毕,正在准备进行耐久性测试。

          在充电服务领域,拜腾与国家电网、特来电、星星充电、安悦、云快充等充电运营商已展开合作,并在近期成为北京联行首批战略合作伙伴。在金融保险服务建设上,拜腾与中国银行、平安银行、人保财险和平安产险进行合作,将为用户提供“一站式智能管家服务”。

          哪吒汽车

          第二款车型公布预售价

          此前推出首款车型N01后,哪吒汽车在本届广州车展带来第二款车型哪吒U,并公布预售价。该车型四款车型综合补贴后官方预售价分别为:400 U创版为15万元、520 U创版为17万元、520 U享版为19万元、520 U酷四驱版为21万元。

          据了解,在全新纯电HPC平台打造的哪吒U,车身长宽高分别为4530毫米×1860毫米×1628毫米。该车型搭载自主研发Hozon EPT2.0恒温电池管理系统,可实现95%恒温占比区间;所配备NCM811高比能量电池,能量密度达180wh/kg;电驱动系统同步升级到EPT 2.0版本,可覆盖宽速比区间综合效率达90%,满足AsilC安全产品认证;四驱版车型0-100公里/小时加速时间为4.9秒,两驱版车型加速为7秒以内。此外,哪吒U NEDC综合工况续航达500公里以上,最大续航里程为660公里。

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哪吒U还装备“透明”A柱和生命体征监测系统以及同级独有的小You智能机器人、IME互动呼吸灯。其中,基于AR-View系统,配合自主研发的智能软件算法及外部高清摄像头,哪吒U实现A柱透明可视化,彻底消除视觉盲区,提升行车安全;通过主动式情感互动和人性化自然语音交流,小You智能机器人成为用户的得力助手和出行玩伴;IME互动呼吸灯,则由LIN网络技术与车身域控制器无缝集成,实现整车安全提醒可视化以及人车互动娱乐情感化。更为重要的是,车内还装备生命体征监测系统,如果不小心将儿童或宠物遗留在车内,系统会第一时间通过电话等方式通知车主。

          爱驰汽车

          “服务找人”更新用车体验

          本届广州车展,已推出U5车型的爱驰汽车推出“诺道”服务品牌,通过“先体验后购买”等方式,提升消费者对造车新势力车型的认知度。

          爱驰汽车执行副总裁蔡建军表示,在汽车服务领域,面对用户针对产品品质缺乏保障、服务不到位、价格不透明等问题的抱怨,爱驰诺道将提供区别于传统服务体系,为用户服务带来本质上的转变。

          本次推出的“诺道”欲改变车企和用户的关系,通过智能交互平台,实现“销服直连”,让用户零距离直面品牌。据了解,“诺道”改变服务用户的方式,通过汽车大数据对用户需求的动态预测,为用户提供远程、上门、取送、救援等贴心服务行动,把过去的“人找服务”变成“服务找人”。同时,该服务还将通过建立数字化的流程,随时了解服务进度及结果;通过公开价格信息和派单服务模式,保证服务的费用透明,把“服务黑匣子”变成“服务全透明”。实现服务便捷化、高效化和透明化,打造高品质、差异化的服务标准。

          蔡建军透露,爱驰汽车将与社会服务网络资源共建、共享服务渠道,并于明年在全国各主要城市建设超过150家授权服务中心,实现全渠道服务布局。“爱驰汽车还将利用手机App、HMI车机、专属一对一VIP服务群等数字平台,为用户提供360度、相比传统4S店更贴心、更智能的全场景服务体系。”他说。

          此外,基于爱驰汽车打造的“1-4-1-0”智能化服务运营体系,即1个系统中台,4个数字化运营中心、1个App交易平台,通过数字赋能的线上、线下触点,构建与用户零距离的沟通模型。

        债市发行怪象:超短融票息低至1.7%,承销商恶性

          10月以来,债券一级市场有数十只短融、超短融票息已低于2%,这是非常罕见的。票息明显偏低现象的背后,是承销商恶性竞争的结果,已经直接影响到债市发行定价机制的稳定。    近期,债券一级市场发行定价偏离情况严重,尤其是短期债券。自10月以来,有数十只短融、超短融票息已低于2%,例如不久前发行的19东航股SCP014票息就仅有1.70%。多位业内人士指出,票息明显偏低现象的背后是承销商恶性竞争的结果,其不仅影响到债券市场债券发行定价机制的稳定性,且也冲击到利率曲线的形成。对此现象,目前中证协和交易商协会已经出手,通过签署自律书等形式来维护债券市场稳定。

          超短融票息低至1.7%的背后:冲规模,承销商亏损卖债,多途径引导利率下行

          临近年底,就在股市中一部分金融机构已经完成调仓换股、准备“交作业”时,不少债市基金经理和交易员却有些犯愁,除了年底信用债密集爆雷外,近期债券发行定价明显偏离正常估值的现象让他们进退两难。

          Wind数据显示,短融发行利率已经从2018年12月的4.0863%降至今年11月的2.7881%,而今年以来短融、超短期融资券的票面利率低于2%的就有50多只,且发行时间集中在今年10月以后,其中,19东航股SCP014、19沪电力SCP017的票面利率甚至降至1.70%。上述短融、超短融的发行人基本都是央企和大型地方国企。“有些AAA短融1Y以内期限的发行成本比农发债还要低。”一家大型债券型私募公司研究员如是说。

          理论上,国债收益率一般被视同为零风险利率,其他主体发行信用债的利率应该高于国债,可事实上近期却出现了部分AAA级信用债的信用利差已经呈负数情况,这是非常罕见的。

          “目前信用债一级市场发行定价确实比较混乱。”某保险公司投研总监向《红周刊》记者表示,这种混乱是由多个因素所导致的,如承销商为了冲协会排名、银行券商普遍有内部规模考核,因此通常会倾向于压低发行利率,且基本主打短期债券、快速做大规模,“尤其是3个月、半年的品种,期限短。站在承销商的角度,也能接受用承销业务的小幅亏损换取排名的结果。”如果包销中长期债券,亏损就比较严重。

          他还透露,主承销商也会用多种方式引导利率下行,譬如有些大券商甚至会用自营资金配合着把发行成本打下去,“比如某只债的合理定价是4%,但券商自营资金在3.9%的价格投了很多量,最终的发行成本只有3.95%。”就二级市场成交情况来说,债券上市后都会逐渐回归正常估值。

          以今年以来的新发信用债为例,多只债券的承销团队非常庞大,尤其是发行人为央企和强势的大型地方国企。譬如19北汽11的主承销商就由8家券商组成,而山东高速集团于11月发行的19山东高速债02的主承销商更是达到10家机构。

          前述私募研究员解释称,“一般承销商都会去争某个领域的排名,比如信用债承销规模第一、比如公司债第一等,而冲排名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发行短期债券,尤其是短融和超短融,期限短、利率低、滚动发行,很容易上量上规模。”

          兴业银行、浦发银行等作风激进

          据Wind数据,就今年以来公司债 企业债 短融 中票 定向工具的承销规模而言,蜜瓜电影网,前五席为兴业银行、中信建投证券、工商银行、建设银行、中信银行,而中信证券、海通证券、国泰君安等券商承销规模也均在千亿以上。有业内人士研究证实,通过观察债券票面利率和上市后浮亏情况,可以发现中信银行、兴业银行、浦发银行、农业银行等机构的承销业务风格相对激进,券商中,中信证券和中信建投争抢市场份额竞争激烈。

          如果发行人是银行的客户,那么银行在承销业务上也有动力去压低成本。前述险资投研总监表示,“理论上,发行成本太低的话,发行人就有套利空间:用募集资金买理财。”考虑到目前的存款利息比较低,央企的大额存款有助于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,综合考虑,银行也会倾向于协助大客户压低发行利率,“尽管债券发行业务会亏损,但是其他业务赚钱,总体来看,也不会亏损。”

          这一观点得到了其他受访对象的认可,如前述私募公司研究员就进一步解释称,“一般银行为了抢夺客户,故意会压低承销费报销,银行资金成本低,即便这么做也不会亏钱,而且一旦抢到客户,对应的存款和贷款等全体系金融服务才是最重要的,牺牲一点承销费根本不算什么。”

          归根结底,“这是个顺周期的行为,核心问题就是当前券商太多,毕竟有几十家券商都可以做承销业务,随着业务资质的放开,债券承销领域的竞争不可避免,在服务差异化并不明显的情况下,后来者只有通过价格战才能上位。”前述私募研究员认为,长期的激烈竞争会使得券商营收恶化,头部效应更加明显,“当前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使得资金更加便宜,使得承销商的价格战变得更加激烈”。

          深层原因:国企民企信用二元化

          包商银行事件激化矛盾

          但也有声音认为,不同信用主体近两年来的信用分化一定程度上有其合理性。部分高评级国企的账面现金充裕,而民企的融资渠道却严重恶化,且其风险偏好超出了市场上主流投资机构的接受能力。在此背景下,高评级国企债就是“确定性中的确定性”。另外,行业的发展以及供给侧改革都加快了行业集中度的提高,相较前几年,目前行业龙头所占的市场份额更高、垄断溢价更强,融资成本也会降低,这对非龙头企业和民企会产生明显的挤出效应,如近期低利率发行的主体多为业内龙头公司,是在一定程度上有其必然性。

          据中金公司研报,基于截至11月中旬对信用债发行人(剔除城投)三季报的分析,国企和非国企分化仍大。剔除华为等少部分账面高流动性企业后,非国企截至三季末的“货币资金/短期债务”已降至53.2%,明显低于国企的65.38%,相较2018年三季末的68.2%下降了15个百分点。

          包商银行事件的爆发进一步激化了矛盾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包商银行事件后,买方心态趋于保守、加大对债市核心资产——高评级信用债的配置力度,以央企为代表的大型优质发行人话语权越来越大,可以通过减少存款、剔除合作名单等方式向承销商施压。承销商只能加大力度满足发行人更苛刻的报价保量要求。

          其实,在全球范围内,负利率问题也有愈演愈烈态势。截至11月,按到期收益率统计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已达13.45万亿美元;论品种,9成以上是国债,还有超1万亿美元的公司债。据华泰证券李超团队的研究,导致“负利率时代”的根本原因是生产要素困局:欧美日发达国家的利率政策逐渐失效,只能被动启动量化宽松;欧日负利率的表象是欧债危机或长期通缩,实质也是生产要素困局。负利率的短期逆周期对冲工具少、副作用大。长周期来看,中国的人口质量红利受制于贸易摩擦等因素,向经济增长的传导路径受限。换言之,全球范围内无风险利率继续下行的因素仍然存在。

          低价发行对利率曲线形成干扰

          那么,压低发行成本对承销商来说,会有怎样的影响呢?

          上述险资投研总监指出,如果承销商持有债券到期,则不会亏损,但如果其包销额度太大,那么以市价卖出的过程中就有可能亏损。总之,由于银行体量大、附带服务多,低价发行对银行的影响并不明显,而相比之下,券商受到的冲击会更大一些。

          以中信建投为例,半年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“共计完成784个主承销项目,主承销规模达人民币4698.62亿元,位居行业第2名。其中,公司债主承销家数183家,主承销规模人民币2033.72亿元,均位居行业第1名……公司积累了包括中国石油、中国石化、国家电网、中国华能等大型央企客户和优质产业客户”。虽然中信建投的承销规模增长明显、在券商中居于前列,但证券承销收入却连年下降:2017年中信建投证券承销业务净收入33.48亿元,2018年下跌至31.35亿元,2019年至三季度末实现了25.32亿元的净收入。

          就市场整体来说,多位受访对象直言,低价发行对利率曲线形成干扰,使得信用债曲线过低,部分曲线完全没有任何参考意义。“长此以往,买方就会对一级市场失去兴趣,还不如直接去二级市场上买。”融通基金固定收益部总经理赵小强也向记者表示,目前一级市场定价扭曲、一级定价反而对二级市场利率造成负面干扰,一二级利率大幅背离使得估值机构面临定价难题,进而也影响了估值机构的权威性,弱化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,会造成“多输”局面。

          监管层已出手整治,买方建言规范投标流程和承销商考核机制

          据《红周刊》记者了解,中证协和交易商协会已出手整顿上述乱象。11月底,证券业协会官网信息显示,协会固定收益委员会于近期发起自律公约。《公约》指出,交易所债券市场上存在“四大顽疾”——投行领域出现的尽调不充分、受托管理不尽责、低价竞争、利益输送。《公约》对缔约机构开展公司债承销业务提出了禁止性要求,明确了缔约机构发现开展公司债业务存在恶意竞争、扰乱市场行为的,可向协会举报。监管部门和协会将对缔约、主动履约的会员给予激励支持。另有知情人士向《红周刊》记者透露,交易商协会在12月还召开了金融道德讨论会商讨此事。

          据前述险资公司投研总监透露,类似的窗口指导此前也有过,早些年主承销商曾把手续费贴到价格中,分销给客户,其后监管层整治过一次,要求主承销商不得把手续费附加到价格中分销、且发行后一周内不得折价卖出,否则协会可能会过问。“监管层此举一来保护承销商、避免恶性竞争,二则正面引导市场化的定价机制。”但实际上,部分主承销商有被动持券机制,即拿券时间超过一周后再卖出,如此一来也就回避了监管层的要求。

          对此,赵小强指出,站在监管的角度,可以借鉴利率债和企业债发行中的合理经验,两方面入手规范市场:

          1.规范投标的流程。按照事先约定执行,不得临时更改询价区间和投标时间。询价方面,一旦确定投标利率区间,在有足够投标量的情况下,不得临时打开投标区间;定价方面,明确承销商的引导行为边界,投标过程中不得透露投资人的商业秘密,比如当前边界和各标位规模等,更不得通过透露发行人的预期价位等信息,扭曲发行人和投资者之间的平等地位。

          2.改良主承销商的考核方式。目前对于承销商的考核指标主要是规模排名。建议今后在承销商考核中适当增加指标的全面性,比如投资人认可度和发行定价能力等指标,适当弱化承销商对发行人的单方面依赖。■    

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造车新势力:备战后交付时代相关文章

        
        推荐阅读

        消费相关阅读

        关键词不能为空